行走在非洲屋脊之上——埃塞俄比亚自然探索之行

被称为“非洲屋脊”的埃塞俄比亚,位于高海拔的非洲东北部地区。迄今为止,人类考古发现的最久远的远古人化石,距今318万年前的那位“Lucy”老奶奶,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

而我们此次户外探索的目的地,是屋脊中的屋脊,位于埃塞俄比亚高原的北部,游客罕至,原始壮美的,瑟门山国家公园。这里也是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地之一。

在一位当地向导和两个背着半自动步枪的当地护卫带领下,我们又一次领略了延绵数千公里的非洲大裂谷,埃塞俄比亚国家公园在其东北部高原地带的壮阔雄姿。

埃塞俄比亚最高峰,海拔4437米的拉斯达什恩峰,就在我们的徒步半径之内。这里的山区, 3000米以下是绿沃盈盈的牧场和农田,3000-4000米之间是茂盛多姿的非洲高山植物,4000米之上则是地衣和苔类植物的天下。

每天,你可以从3千米海拔起步,穿过草地和森林,跨越岩石和苔藓,轻松到达4千米以上的高处。唯一需要小心的,是当好奇心驱动着你,时不时走到悬崖边上,探头下望那一刻–那里总是被山谷中蒸腾不绝的雾气所填满,让你不知不觉间,以为到了世外的仙境……直到偶尔有不知哪里吹来的一阵风,把山雾掀开了一角缝隙,才发现脚下,原来竟是七八百米的幽谷,深不可测。

此刻,环顾四周,在你目光所及的数千平方公里视野内,尽是绵延不断的平顶高峰。硕大却又平坦的峰顶,眼中即有百座之多。他们没有尖峰的倨傲,却透着非洲大地独有的质朴。你会在喜马拉雅群峰的高冷面前战栗,而在这里的磅礴大气面前,你感受到的,却一定是平实与沉静。伫立一刻,让心率重回每分钟60跳以下。便能隐隐的倾听,这片山地,有节奏的脉动,传承了数百万年的回响。

更多的动静,来自于这个山区特有的瓦里拉野山羊和狮尾狒。狮尾狒的胸前长着一颗醒目的红心。他们的数量是每年到此游客总量的许多倍,俨然成了瑟门山的一块招牌。能够成功登上王位的公狒狒有5个老婆。不过压力也就很大。竞选落榜的单身公狒狒们总要找机会反扑,于是哈姆雷特和如懿传便在这里反复上演。

最亮丽的一道风景,当属这个季节漫山遍野盛开的野菊花adey。一年只开一次的她们,把整个高原点缀得明媚照人。

当然还有那些三三两两,甚至成群结队,你总会遇上的,当地部落的孩子们。他们总会用期盼的眼神和捧在胸前的双手,指望你留给他们任何一点东西,从一颗糖到一枚硬币。每次我们都会把随身携带的零食分送出去。这里还是地球上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

即便是我们的导游,算是有着体面工作的成年人,每个月的基本工资也只有折合人民币不到1000元。官方的外汇牌价和你在首都亚迪斯亚贝巴中餐馆里能够换到的汇率相比,竟然可以相差30%。明显的价格双轨。

当我的师兄弟们在群里热议,既然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瞄准的是发展经济学和脱贫,那当之无愧的应该是中国获奖的时候,便有团友说,那埃塞俄比亚总理胸前的诺贝尔和平奖章里,是不是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呢?嘻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yprostudio.com/,阿达玛-特拉奥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